来自 教育 2019-09-08 03:45 的文章

尊重关爱学生的教育价值意义有哪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英语生命教育在关注学生生命成长的同时,也应把教师精神生命的成长放在一个重要位置。传统教育常常以“蜡烛”“人梯”“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来比喻教师, 赞扬他们默默奉献, 牺牲自己,的崇高精神, 而这也成为许多教育者追求的最高境界, 确实,把爱毫无保留地给学生, 善待每一个学生,造就每一个学生, 这是教师的天职, 无论过去, 现在还是将来均是如此。而一个时期来, 教育忽视了教师自身的生命体验和感受, 少了情和爱的获取和注入。 少了情感的交流 , 而以单纯的责任来诠释教师职责的全部, 这就容易让教师产生一种被尊重的内心需求, 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一种潜意识里对师道尊严的渴望。于是, 教师的权威作用发挥得就要过分了, 有时候, 教师的这种作用就成了一种桎梏, 束缚。“教师是精神生命的创造者” 是个真理, 但这一真理有两层含义: 教师是学生精神生命的创造者, 同时又是自己的精神生命的创造者。换言之, 教师在成就学生的同时也在成就自己, 是和学生的共同成长。教师应该在重建和反思自己职业意识和职业行为的基础上, 努力成为自觉创造教师生命的主体, 成为充满生命活力的主体。教师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在教育推进的历程中显现并得以成就的。只有教师自身生命意识的觉醒, 真正回归人,教师才能充满生命活力,才能用生命去感悟生命、撞击生命、激活生命、温暖生命、滋润生命,从而以自己的生命体验为人师表,并促进学生生命的健康成长。

  教师工作是一种用生命去影响生命的过程,要求教师必须用情感去教育学生。教师首先要了解学生,关怀学生,信任学生,教师的一言一行,都可以促使师生关系的转化,以此形成一种学生尊重老师、老师关爱学生的新型师生关系,这种关系的确立,促使教师用自己的生命去扶助一个正在成长的生命,与学生交往中的任何困惑都可以克服。有的教师总以一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姿态面对学生,这反映出来的不是教育学生,而是想方对付他们,这就形成一种不愉快的师生关系,是教育工作者的一种失败。所以,只有用生命的意识去影响学生,看待教育对象,才能促使教师迸发出对学生爱的火花,构筑一种新的和谐的师生关系。

  成功的英语教学必然是关注生命、珍视生命的教学。引导学生通过用心阅读,用心体会,用心表达使他们获得心灵的震撼,认识到要珍爱生命,珍爱健康,即使在逆境中,也要积极进取,顽强地开辟一条走向自己幸福的路,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健康积极、充满热情的学习生活中展现自己生命的光亮。让我们用生命教育来点亮学生的心灵吧! 在“以生为本”引领下,在不断的更新理念、提升素质的要求下,在生活处处皆英语的大环境中,作为一名英语教师,我总是有许多的收获与感悟。

  初三毕业后,新学期我接了初一新生。七年级学生活泼好动,做事毫无顾忌,曾经有老师教给我一个绝招:永远别对学生笑。否则,学生会更乱。我不会板着脸讲课。又有老师对我说:一上课就先找茬训学生一顿,给他个下马威。但是代价也太大了吧,学生总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怎么能全心投入到学习中?而且逆反的破坏性是成倍“返还”的。最后我想明白了,最重要的是与学生有情感沟通,什么事都可以迎刃而解,当然建立感情也是在处理一件件与学生相关的事情上的细节慢慢建立起来的。

  一天,我进行英语检测,先做完的就自己上交,我进行面改。多数同学都已改完,少数学生由小组长改,最后我进行统计,竟有两位学生没有交卷。个别学生在小声嘀咕。我顺着学生的目光望去,没交卷的两位学生竟然理直气壮的说:“我的试卷上交了,小组长给我搞丢了”,为了将学生的注意力转移过来,我拍了两下手,很习惯的说:“请你看着我,你真的交卷了吗?”这个小男生装出很生气的样子:“你好看吗?我交卷了”班里的空气立时紧张起来,我哑口无言,也认为错怪了他,他是有口无心,并且这种语言在学生中很普遍,他也是顺口溜出来的,看得出他也有些紧张,当时我愣了一下,想缓解当下有些尴尬却又微妙的局面,我严肃的大声宣布:“一直以来,不光是自己还有别人都认为我的相貌还可以。”全班笑的东倒西歪,男孩也笑了,我也笑出了声。本来就不是问题,我又何必把它当成问题呢?

  夏天的天气变化真是太快了,刚上课时还是风和日丽,半节课后天突然黑了,豆大的雨点从天空砸下来。有几个男生坐不住了,开始向外张望。要不是我身在教室肯定跑出去看雨了,甚至还会跑到雨中大喊几声。看到这种情况,我停了下来,对学生们说:“你们可以在窗边看一分钟。”令我没想到的是刚刚还正襟危坐的女孩们比男孩更快的窜到了窗边,每个孩子对大自然的变化都有浓厚的兴趣,只是女孩更在乎老师会不会批评,不敢表现出来。以前我肯定会生气,因为自己曾崇尚“处事不惊”,现在我想的是课可以晚一点讲,尊重孩子对自然的好奇心更重要,我也不必和自然界较劲。一分钟后,孩子们坐回座位,我们继续上课。但有一个男生心不在焉,我问他在想什么,他很诚实:“我在想放学后怎么回家?”别的孩子也有附和的。放在以前也许我会训斥他,不过当时我只是说了一句:“我也担心不能回家,但现在还没有放学呢,也许一会儿雨就停了。”其实当学生看雨时我就在想回家的路上怎么走,只不过回神比学生快而已,我又怎么能去指责自然流露情感的学生呢?

  有时我也不会不明就里的发脾气,但之后每每都追悔不已,看着学生惊恐的眼睛,我的内心一样痛苦焦灼,于是道歉,而学生总是能不计前嫌。当然对于恶劣的行为我绝不姑息迁就肯定义正言辞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但这也并不影响我们继续相互信赖。

  在对待学生的问题上,我没有技巧,只是想可以站在孩子的角度看问题,用一颗童心去看学生,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宽容,多一些指引。孩子的自尊心是脆弱的,是需要维护的,也许